当前位置:100EC>B2C动态>淘集集申请破产:错过了拼多多 难再有拼多多

全国疫情数据

{{dataList.mtime}}
  • 确诊

    {{dataList.gn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con_new}}

  • 疑似

    {{dataList.sustotal}}

    较昨日{{dailyNew.wjw_addsus_new}}

  • 死亡

    {{dataList.death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death_new}}

  • 治愈

    {{dataList.cure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cure_new}}

淘集集申请破产:错过了拼多多 难再有拼多多
发布时间:2020年04月01日 08:55:58

(网经社讯)近日,淘集集主体运营公司上海欢兽实业有限公司新增一条破产重整信息,申请人和被申请人均为上海欢兽实业有限公司,信息显示,该公司主动申请“破产”。谁也无法料到,曾经的社交电商“黑马”陨落的速度竟然如此之快。

短暂的繁荣

2018年8月,淘集集正式上线,定位为“拼团App”,从业务上看,其主打低价获客,发力下沉市场,整体风格类似于拼多多

淘集集App界面,图片来源:淘集集官方

“错过了拼多多,不能再错过淘集集”,这句话挑动了不少投资人的神经。确实,错过拼多多他们有太多遗憾。于是,一时间给淘集集“送钱”的机构数不胜数。上线当年的10月1日,淘集集就获得4200万美元的A轮融资,估值达到2.47亿美元。

直到去年5月,淘集集的发展都可以算是十分顺利,其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甚至表示,由于入驻商家较多,导致审核较慢。根据极光数据发布的报告,上线九个月后,淘集集的月活用户超过了4000万,与拼多多的用户重合度高达55%。

去年6月,淘集集估值一度达到8亿美元。

“尽管成立不足一年,但淘集集目前用户量已经突破1亿,在过去的一个月里还曾连续霸占苹果应用商店前五名。但是对我们自己而言,这依然不够快,2019年下半年淘集集还将继续提速,加速进军下沉市场。”去年7月淘集集CEO张正平曾表示。

然而,这种商户排队入驻的日子并没有维持多久。仅几个月后,淘集集就因拖欠商户货款遭遇了前所未有的生存危机。不少商家来到淘集集办公地点讨要货款,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

淘集集开始出现危机,图片来源:淘集集官方

危机持续发酵

虽然淘集集当时否认闹事人员系平台商家,但是半个月后张正平就对外致歉,承认公司资金流断裂,表示“公司当前余款三到六个月后平均落到大伙儿身上不足以抵扣1%的货款。”

为 了解决供应商货款问题,淘集集提出了“债转股”方案,希望与商户签订《债权重组协议》,同时也在寻求新的投资方,通过并购重组来化解危机。去年10月16 日,淘集集宣布,主要经营模式由商家入驻模式调整为合伙人自营模式,现有主要供应商转为淘集集股东合伙人,“与淘集集同荣辱共进退”。

根据重组协议的内容,签约后,商户将与淘集集紧紧绑定在一起。显然,这一做法难以得到商户的支持。但是,淘集集方面称,只有平台签约率超过51%,投资方才会投资淘集集。为了能顺利拿到货款,不少商户不得不签约。

去 年10月23日,淘集集表示,供应商债权人完成了51%债务重组协议签订。五天后淘集集就称,已经收到投资方书面TS,签订投资意向书,“当前并购重组进 展顺利,公司及平台运营稳定”,然而商家对此并不买账。去年11月中旬,仍有有不少商家前往淘集集“闹事”。当月19日,淘集集方面表示,公司一切都在正 常运营。

淘集集员工备战“双12”,图片来源:淘集集官方

去年12月3日,淘集集表示,融资取得了突破性进展,已经与国内大型集团顺利签署股权投资协议,目前处于等待打款阶段。

不 过,淘集集最终也没能等来救命稻草。在上述消息发布后不到一周,淘集集就称,资金未能如期到账,并购重组失败,将寻求破产清算或者破产重整。其表示,在 2019年国庆节左右开始与两位潜在投资人沟通,分别是投资人A和B,“投资人A一直积极跟进项目,只是在接触深了以后发现,来沪的供应商闹得太凶,投资 人A担心群体事件在投资后依然持续发酵,所以需要观察一下情况。”投资人B虽然签署了投资协议,也接管了公司的财务、法务工作,并收走了所有公章和银行密 钥,但是在打款时间上多次延期,超出了公司能承受的最后时间期限。

去年12月9日,张正平通过淘集集官方微博表示,从去年10月开始,淘集集历经了两个月的并购重组最终宣告失败,接下来将寻求破产清算或者破产重整。但是从那之后再也没有任何消息,直到此次申请“破产”,淘集集才出现在公众视线。

失败的根源

据 了解,在担任淘集集CEO之前,张正平曾在宝尊电商任职,在其旗下品牌尾货特卖平台卖客疯任CEO。当时的宝尊电商是我国较为著名的电商代运营公司。卖客 疯于2014年成立,经营策略也是主打低价,尾货和瑕疵品折扣都控制在三折以内,而其他成熟的电商平台一般只能做到三折起售。

与淘集集一样,卖客疯也是高开低走。自正式上线以来,卖客疯就取得了每月增加收益超过200万元的好成绩。但是依靠“烧钱”来经营,显然难以为继。2015年卖客疯的GMV(成交总额)达到2.1亿元,但是亏损却达到5450万元。2017年,卖客疯关停。

市 场普遍认为,淘集集失败的源头也在于激进地“烧钱”。事实上,从上线开始,淘集集就开启了疯狂的补贴模式,“烧钱”换客流。比如在低线城市,其会通过手推 车扫码注册送钱的方式推广,也会让夫妻老婆店的店主推广,拉到新用户店主可拿到其前三单佣金。“低价商品+红包返现”是其常用的留客手段,“10元五件、 1元拼团、亏本上新”成为了平台非常醒目的口号。

可见,张正平从卖客疯的失败中并没有吸取足够的经验。在无节制地“烧钱“获客时,淘集集没有把握住商家、平台和消费者之间微妙的平衡关系,资金链很快就出现问题,导致商家挤兑退款,从而发酵成一场致命危机。

但是也有人认为,“烧钱”并非导致淘集集失败的根源,许多电商平台是以“烧钱”起家,最终不仅没有倒下,反而获得更多资本的青睐,愈加壮大。淘集集失败的源头在于入场时机不对。

2018 年,社交电商平台如雨后春笋层出不穷,竞争几近残酷,而在商业模式上却难有创新,只能依靠补贴来获取客户,这是每个平台都避免不了的。拼多多的崛起是一个 奇迹,对于投资人而言,错过了拼多多可能再难以遇到下一个,寄希望于从类似平台上找补回来,但很多情况下是徒劳。(来源:中国商报 文/朱梦秋)

网经社电商大数据库“电数宝”(DATA.100EC.CN)基于电商行业12年沉淀,包含66+上市公司数据库、53+新三板公司数据库、150+独角兽数据库、200+千里马数据库、4000+投融资数据库以及10万+创业项目数据库,全面覆盖“头部+腰部+长尾”电商。适用于电商从业人员、研究人员、创投人士、政府人士、高校师生、商家卖家等,旨在通过数据可视化形式帮助了解电商行业,挖掘行业市场潜力,助力企业决策,做电商人研究、决策的“好参谋”。

【版权声明】秉承互联网开放、包容的精神,网经社欢迎各方(自)媒体、机构转载、引用我们原创内容,但要严格注明来源网经社;同时,我们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将版权疑问、授权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law@netsun.com,我们将第一时间核实、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