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00EC>B2C动态>【电商快评】罗永浩带货1.1亿 风光背后可能面临6000万赔偿风险

全国疫情数据

{{dataList.mtime}}
  • 确诊

    {{dataList.gn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con_new}}

  • 疑似

    {{dataList.sustotal}}

    较昨日{{dailyNew.wjw_addsus_new}}

  • 死亡

    {{dataList.death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death_new}}

  • 治愈

    {{dataList.cure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cure_new}}

【电商快评】罗永浩带货1.1亿 风光背后可能面临6000万赔偿风险
发布时间:2020年04月06日 20:36:10

(网经社讯)4月1日晚,48岁的罗永浩又一次转行了,这一次,在抖音开启直播带货首秀。三个小时的时间里,带货23件,支付交易总额破1.1亿元,创下抖音直播带货新纪录,看起来离“抖音带货一哥”的目标又近了一步。但是,今后能否延续漂亮的成绩,才能决定抖音直播带货能否冲破“X国杀”。(详见专题:www.100ec.cn/zt/dyzb/)

虽然罗老师已经很努力了,还不惜刮掉了陪伴十几年的胡子,但是极限词违法、品牌名称错误、直播分配时间不均匀、全网最低虚假、七日无理由退货零收费承诺等问题还是一一暴露在了直播观众面前。对此,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浙江圣港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黄伟表示。

在大家都在数罗老师赚了多少的时候,我们预设下如果这些问题都是真的,罗老师可能面临的罚款、索赔等法律风险总金额接近多少?

黄伟表示,很可能是64334920元!

为此,黄伟将一一阐释为什么会有如此大额度“罚款”,其中主要为以下四个方面:

“直播一哥”罗永浩带货1.1亿,风光背后可能面临6000万赔偿的风险。其中主要体现在极限词违法、品牌名称错误、全网最低虚假、七日无理由退货零收费承诺等方面。

1、极限词违法。在信良家、碧浪洗衣产品的带货过程中,多次使用了极限词(虾和料的最佳配比、洽洽坚果用了最好的原材料)违反了广告法。根据我国广告法的规定,理论上面临被没收广告费和处以20—100万元的罚款,我们按照网传接近20万一个的坑位费(广告费)计算,罚款及罚没总额计算如下:[坑位费(预估20万)+罚款(20-100万之间)]*2=最终罚款(80万-240万之间)。

2、品牌名称错误。在直播期间,罗永浩居然把“极米”说成了竞品“坚果”。如果品牌方以严重违约为提起解约,罗老师恐怕会面临退还收取坑位费的境地。当然如果极米认为这样反而带来了更好的效果,不予追究,那只能说罗老师赚了!

根据我国合同法的规定,理论上罗老师存在退还坑位费或支付违约金的责任,我们按照网传罗老师20万一个的坑位费(广告费)计算,总额可能会达到:0——20万(或实际违约金)。

3、七日无理由退货零收费承诺。一般而言,退换货过程中,商家设置规则时,都会要求消费者承担运费。但在直播中,罗老师团队的朱萧木老师不断向听众传递赶快买,退货也没有损失的概念。这实际上对于消费者产生了误导,后来团队的其他小伙伴看不下去了,出来解释了运费的事情。但是这个行为从法律上,已经构成了对于消费者的承诺,后期的运费损失消费者可以向商家主张,而罗老师可能也会因为这个乌龙产生赔偿责任。那么我们大致估算下运费损失:据抖抖侠平台的数据统计,截止昨晚23:00,本次罗老师的带货订单总量是83.3万件,我们按照淘宝零食和3C产品2%-3%的退货率和平均每单8元的运费计算,可能产生的运费在132800—199920元之间。

4、全网最低虚假。直播产品信良记小龙虾,网上很快出现了多张求锤得锤图,比起直播间价格都要低。如果全网最低价不实的情况被查证,参照此案例,信良记本次的产品销量是2044.5万,理论上需要承担的罚款和赔偿的总金额如下:200000+20445000*3=61535000元。

最后,把上面金额做一个简单相加,发现总额64334920元可能是罗老师这次直播面临的所有法律风险。

黄伟还提醒罗老师和其他想往顶级主播发展的看官,在成为顶级主播路上月黑风高,小鬼难缠,一定要做好以下三点:

1、对于直播中的台本要熟悉,特别是广告法的极限词语在心里要有个谱儿;

2、给出承诺一定要小心,时刻注意给自己留个可以收回的底,毕竟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

3、一定要仔细审查与品牌方的协议,哪些话是他们要求说的,哪些是根据他们提供的素材来的,依据在哪里,不能只听品牌方口头告知,特别注意要有白纸黑字和邮箱等证据留痕!

另一方面,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上海汉盛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李旻表示,

1、罗永浩的抖音直播带货行为从法律性质上来讲,有两种性质。一种性质是消费者自发的推荐行为,没有任何商业目的和商业驱动,在这个情况下,可能不会被认定为是一种广告。

2、但是,如果是商家委托罗永浩在直播中强调“最低价”等广告用词,就有很大可能会违反广告法,可能会受到相应的处罚。但是这个处罚可能不针对罗永浩本人,而是针对他的委托人也就是生产厂家,或是品牌方等,需要承担相关的法律责任。

3、因此,罗永浩之类的直播带货主播,需要按照广告法的相关规定去进行相应的广告宣传行为,不能有任何的违法违规的情形,否则可能会涉及到被违规处罚的风险。

那么,我们又该如何看待罗永浩签约抖音直播带货? 此前,我们还曾发布【电商快评】 罗永浩携手抖音卖货 疫情催化直播带货跨入“全民时代”

自带流量,具备带货潜力。罗永浩本身自带话题,用户关注度很高。”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网络零售部主任、高级分析师莫岱青表示,罗永浩具备快速吸粉的能力,在直播带货上具有潜力和前景的。加上他男性粉丝偏多,与其他主播相比在用户上有所区分,加上他的带货商品包括数码科技产品、文创产品、图书、家具杂货、日用百货等,可打造出属于他的标签。

抗衡对手,稳固直播地位。抖音签约罗永浩是树立标杆的需要。莫岱青指出,淘宝有李佳琪、薇娅,快手有辛巴、散打哥,而抖音一直以来缺乏标志性的主播。抖音急需要树立典型,为自身带来流量,以抗衡竞争对手,稳固自身在直播领域的地位。

随着“直播+电商”的网购方式快速发展,越来越多的消费者通过观看网络直播下单购物。直播电商购物这一新业态从萌芽起步到快速发展的同时,也产生一些新的消费权问题。

对此,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法律权益部助理分析师蒙慧欣总结了以下几点:

1.直播“带货”本质是电商。网红直播“带货”相较于传统电商是一种新型电商模式,那么,在这一过程中网红通过直播平台销售商品,或者是其他电商平台商家通过不同渠道销售商品,只要存在刷单、买评论行为都是违法行为,在《反不正当竞争法》以及《电子商务法》中都是明确禁止的。

2.直播带货属广告行为。“直播带货”作为互联网销售宣传新业态受到不少消费者的追崇。蒙慧欣表示,《广告法》中对广告定义为通过一定媒介和形式直接或间接介绍自己所推销的商品或服务。而“直播带 货”表现形式更为活泼且具有互动性,其本质与传统的电视广告是一样的,都是一种广告行为。因此,如果直播者所宣传的商品涉及到消费者生命健康或者服务的虚 假广告造成消费者损害的需要承担连带责任。

3.直播存在监管缺陷。由于网红或明星本身是自带流量的,通过其带货不仅可以拓宽品牌的知名度还可以为商家导流带动商品销售量。但因直播平台在内容审核机制、监督管理上不够完善,让一些“网红带货”钻了空子,凭借着自身流量做虚假宣传,出现了诸如直播数据造假、“三无产品”多、虚假广告、消费者维权难等问题。

4.通过直播买货维权难。由于商品质量不过关,部分直播平台付款方式多通过微信等便捷的方式私下交易,再加上部分直播商家出售伪劣商品后便将其下架等因素,导致消费者没有下单购买等购买合同,一旦产生消费纠纷,后期的退换货就无法得到保障,陷入维权难的困境。

5.作为消费者,首先要提高对商品的判断能力,对于低价、小众的商品应当理性购买;其次,消费者在购买商品时有取证维权意识,及时保留网红推荐图片、视频等作为证据;最后,遇到消费维权“瓶颈”时,可以选择向消协等部门投诉,甚至提起法律诉讼。

6.,行业的发展需要平台监管并行,平台应当强化平台管理机制,监管部门需要加大执法力度。

直播带货热度一路飙升,而老罗的做直播带货更是炒热了人们的关注与讨论。那么,直播带货为什么能火、还能活多久?

对此,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网络零售部主任、高级分析师莫岱青总结出以下四个特点:

1.直播带货成“标配”。电商在内的数字经济对实体零售业不仅起到转移、冲击和颠覆的影响,一定程度上也起到刺激与引领作用;直播电商、达人带货、网红爆款正在“二次爆发”成为新增长点,直播将成为电商、品牌、商家等的“标配”,直播渗透率在快速提升。

2.从“精英直播”到“全民直播”。直播带货发展多年,历经不同阶段。从最初的“精英直播”如大咖、MCN机构包装的主播等,逐渐演变成全民化的直播,线下商家、品牌、素人直播数量也都在不断递增。

3.“新基建”赋能。直播正在成为数字化基础设施全面建设,为电商全面赋能,新基建下,为直播带来更好的技术,比如5G网络,大数据等。特别疫情期间,直播带货再次被催化,充分体现了“新基建”倡导的数字化经济价值。

4.行业规范化。在直播电商走过之前的快速生长时期后,现在是重塑的阶段,主播、产业链上下游的资源有待进一步整合,需要有相对统一的标准,协调产业角色之间的分工、衔接,从而来规范行业以及提高整体效率和品质。

8月5日,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发布《2020年7月中国电子商务用户体验与投诉监测报告》。报告显示,7月“电诉宝”(315.100EC.CN)共计受理121家电商用户海量投诉,其中,15家入选消费评级榜。报告披露了35起典型案例:(1)零售电商:卷皮网、好食期、E宠商城、闲鱼、好乐买、微拍堂、绿森商城、小米有品、微店、中粮我买网、国美、蘑菇街、i百联、未来集市、当当、抖音、快手;寺库、波罗蜜、洋码头;(2)生活服务电商:58同城、鲁班到家、美团、嗨学网、尚德机构、学慧网、赛优教育、环球网校、大塘小鱼、帮考网、去哪儿、飞猪、走着瞧旅行、爱订不订、旅划算。

【版权声明】秉承互联网开放、包容的精神,网经社欢迎各方(自)媒体、机构转载、引用我们原创内容,但要严格注明来源网经社;同时,我们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将版权疑问、授权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law@netsun.com,我们将第一时间核实、处理。

【关键词】罗永浩直播带货
平台名称
平台回复率
回复时效性
用户满意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