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00EC>生活服务电商>研报:招商证券:美团外卖:冲刺下半场 空间、 格局与价值
研报:招商证券:美团外卖:冲刺下半场 空间、 格局与价值
发布时间:2020年02月14日 14:12:36

(网经社讯)美团点评围绕“Food+Platform”战略, 打造本地生活服务的超级平台,从外卖这一高频需求出发,积累流量,挖掘年轻用户、低线城市和长尾商户的价值,不断扩张边界,拓展本地服务、酒店旅游、新零售、交通出行等领域。外卖作为美团商业大厦的根基,不仅产出了庞大的收入利润规模,还在获取和维持用户、整合商家资源、打造即时配送体系方面贡献潜在的商业价值,支撑新业务不断扩张。本篇报告我们探讨外卖中长期的市场空间与竞争格局,以及美团外卖业务的盈利能力与商业价值。

核心观点

  • 如何看待外卖市场的增长空间。居民餐饮支出增长稳健,对比发达国家有较大空间。外卖是对家庭做饭和外出就餐的替代,预计市场规模仍有翻倍空间。目前外卖逐渐回归中速增长,长期势头依然看好。随着互联网普及、城镇化、年轻一代崛起, 外卖的渗透率将持续提高。同时消费升级与消费场景多元化,不断推高外卖客单价。而生活节奏加快、品类扩张、懒人经济,外卖消费频次也将不断提升。

  • 竞争格局将如何演变。美团与饿了么“双雄逐鹿” 的格局已定, 市场份额六四开。美团能够后来居上,原因在于其牢牢把握住生活服务类平台的三大核心:1)用户上, 一站式生活服务平台与会员体系聚集高粘性用户;2)商户上,地推团队高效整合商户资源;3)履约上,配送密度与效率行业领先。饿了么融入阿里后成为其本地生活的重要分支,双方实力接近, 短期或维持六四格局。未来新零售或将成为美团与阿里的主战场,其结果可能会反向影响外卖市场格局。

  •  美团外卖未来的盈利展望与价值分析。外卖业务收入主要来自佣金和营销服务,佣金占九成以上,营销收入占比在不断扩大。未来随着用户基数、客单价与交易频次的提升,以及越来越多的商家选择营销服务,外卖的交易额、变现率和收入均有望进一步增长。成本以骑手工资为主,受益于规模与效率提升,毛利率持续提高。外卖作为美团商业大厦的根基,除了报表上的收入利润外,还有巨大的商业价值,支撑其边界不断扩张,主要表现为:1)用户端,高频业务带动低频业务,交叉销售节约流量成本;2)履约端,构建起全球领先的即时配送网络;3)商户端,打造了强大的地推团队,覆盖长尾市场。

  • 风险因素:宏观经济波动,影响居民消费支出;市场竞争加剧,阿里投入更多资源与美团竞争;新进入者颠覆现有技术、模式;业务扩张不及预期,拖累公司现金流;劳动力成本上升,影响盈利能力。

前言美团点评目前已成为本地生活的超级平台,围绕“Food+Platform” 的战略定位, 从大众、高频、刚需的“吃”出发,构建起覆盖各类生活服务的超级生态圈。外卖作为其商业基础“Food” 的重要组成部分, 对美团有着十分重要的战略价值。

国内外卖市场在 2015-2018 年经历了高速扩张后, 2019 年交易规模增速回落至 40%左右, 行业红利逐渐消退,即使不考虑疫情的影响,我们预计 2020 年后行业增速将进一步回落。

如何看待外卖中长期的市场空间、竞争格局、商业价值,对判断美团的公司价值至关重要,本篇报告将从这些方面展开探讨,分析其背后的驱动因素,预判未来的竞争态势,可能演绎的路径,以及盈利的变化和潜在的商业价值。 

我们对外卖业务的研究框架如下:1) 市场空间:主要取决于餐饮消费的市场规模、外卖渗透率、用户的交易频率、外卖的客单价水平等驱动因素。2) 市场份额:取决于竞争格局(美团 vs 饿了么),以及新战场的反向影响。3) 商业价值:主要体现在盈利和其他潜在方面,包括盈利模式变革带来收入的增长,效率提升带来成本的下降,以及外卖业务对其他业务的带动。

一、 如何看待外卖市场的增长空间 

1、替代外出就餐与在家做饭, 潜在市场规模庞大 

居民餐饮支出稳健增长,消费总规模破 10 万亿。居民日常餐饮支出包括外出就餐和在家烹饪两部分,近年来随着居民可支配收入增长, 生活条件日益改善, 餐饮支出稳步增长。外出就餐上, 2019 年社会零售总额中餐饮收入达 4.67 万亿元, 增长 9.4%,家庭烹饪方面, 2019 年城乡居民烟酒食品支出规模预计达 8.56 万亿元, 增长 6.0%,两者合计高达 13.23 万亿元。 

食品支出在各类支出中规模最大。中国居民衣食住行及教育五类支出中,食品及烟酒支出规模最大, 2018 年达到 8.08 万亿元, 其次为居住(6.7 万亿)、交通通讯(3.8 万亿)、 教育娱乐(6.7 万亿)、 衣着(3.2 万亿)。

参照海外市场,国内餐饮消费空间广阔。2019 年美国餐饮业总收入 5.24 万亿元,是中国的 1.22 倍, 2018 年美国、日本人均餐饮消费为 18712 元、 12314 元,分别是中国居民的 6.1 倍和 4 倍。而未来随着居民收入增长、消费观念升级与餐饮供给端优化, 预计将继续释放餐饮消费的市场潜力。 

外卖替代效应显著,交易规模有望再翻倍。外卖不仅是对外出就餐的替代,也是对家庭烹饪的替代, 2019 年二者消费合计达 13.23 万亿元。假设外卖能够达到 10%的替代率, 比如每周约点两次外卖,则行业总规模可以达到 1.3 万亿元,与 2019 年 0.6 万亿的外卖交易规模相比,仍有翻倍空间。

告别高增长, 交易额与用户规模稳步扩张。2015-2019 年外卖交易额由 457.8 亿元逐步增至 6035 亿元, CAGR 达 91%,用户规模由 2015 年的 1.14 亿人增长至 2019H1 的4.26 亿人, CAGR 达 46%。随着资本补贴红利减弱, 市场竞争加剧, 2016 年以来用户规模与交易额增速有所放缓, 由高速转向中速增长阶段。

外卖市场规模远低于实物电商,但增速更快。相比于发展较为成熟的实物电商市场, 外卖当前交易规模仍处于较低水平, 2018 年为 0.44 万亿(vs 电商 7 万亿),不到电商的7%, 但相比电商, 外卖增长势头更为强劲, 2019年交易规模增速达37%(vs电商28%),用户规模增速高出电商 5pct。 

2、 互联网普及、城镇化、年轻一代崛起,推动渗透率提升

互联网普及率趋近六成,外卖用户仍有渗透空间。2018 年中国互联网普及率升至 59.6%,网民规模达 8.29 亿人,外卖用户达 4.06 亿人, 渗透率仅为 49%,对比网上支付和网络购物超 70%的渗透率, 预计外卖的渗透率仍有 10%-20%的提升空间。

城镇化率提高为外卖带来更大的用户基础。2018 年中国城镇人口约 8.1 亿,城镇化率60%(美国 82%、英国 83%、日本 94%)。卫计委预计, 2030 年中国城镇化率将达到70%左右,对应城镇人口数为 10.3 亿人, 保守估计届时外卖渗透率达到 65%,外卖用户将达到 6.7 亿人,与 2018 年 4.06 亿人相比有 40%的增长空间。

年轻消费者崛起,持续贡献新增用户。根据美团外卖数据,当前外卖消费主力年龄分布在 20-34 岁, 占比达 86%。随着时间推移, 这部分存量用户继续维持,并将消费主力年龄向后推进,另一方面, 目前我国 00 后约有 1.47 亿人,随着他们步入社会, 将成为外卖消费的主力用户。 

3、 消费升级与消费场景多元化, 推动客单价提升 

外卖目前平均客单价超过 40 元。 随着外卖消费的普及, 客单价持续增长, 2018Q4 已达 42 元/单, 40 元以上的订单占比 32.9%。美团 2019Q3 单均交易金额已达 45 元,饿了么披露, 客单价较高的白领用户占比在扩大。未来随着外卖市场成熟和居民消费能力的增强, 预计客单价还会继续提升。

消费升级将推高客单价水平。其驱动力主要来自:1)供给上, 中高端连锁餐饮品牌逐步加入外卖业务,为消费者提供更多优质选择;2)需求上,消费者更加注重外卖的健康与品质, 需求从吃饱转向吃好;3) 目标用户从学校向职场与社区拓展,培育更多白领和社区用户,当前白领外卖消费已超 85%。

单人消费转向家庭消费,外卖场景更加多元化。随着育儿成本的上升和生育意愿的下降,中国家庭结构趋向小型化,加之女性劳动参与率的上升, 家务劳动时间减少,外卖成为家庭生活不可缺少的用餐方式,使得外卖从单人消费转向家庭消费, 也为客单价提升带来更多空间。 

4、 生活节奏加快、品类扩张、懒人经济,推动消费频次提升 

外卖消费频次有望继续提高。艾媒的报告显示, 2018 年上半年 39.8%的在线外卖用户每周订餐 1-2 次, 38.9%的用户每周订餐 3-7 次。我们认为其背后的驱动因素有:

1) 生活节奏加快,外卖方便快捷。 随着加班文化盛行,职场工作占据了大部分时间,工作之外人们希望追求更加高效便捷的生活方式, 外卖能够有效满足人们快速用餐的需求。 

2) 外卖向全品类、全时段扩展。随着职场白领工作时间延长,用餐高峰从中、晚餐向全时段扩展, 2019H1 美团外卖夜间消费占全天消费比重达 35.7%, 宵夜、下午茶等全品类消费习惯逐渐养成,进一步培养用户对外卖的依赖度,提升消费频率。 

3) 懒人经济兴起。淘宝数据显示, 2018 年中国人为偷懒花了 160 亿元, 增长 70%,其中 95 后懒需求增速最快, 达 82%。外卖是一种典型的“懒人经济”,符合当下人们在快节奏的生活之下追求便捷、节约时间的消费偏好。 

外卖用户交易频次大幅跃进。2018 年美团外卖交易笔数为 63.9 亿单,日均交易 1751笔,同比增长 53.6%。截至 2019 年 9 月 30 日止十二个月, 美团每个用户年平均交易笔数达 26.5 笔, 增长 16.9%,由于美团其他业务要比外卖低频,交易频次的增长主要由外卖所贡献,因此未来还有较大的提升空间。 

二、 竞争格局将如何演变

1、双寡头垄断,美团后来居上

从初创到整合, 外卖行业尘埃落定。 外卖行业 2009 年开始萌芽, 饿了么创立, 2013年美团外卖上线, 2014 年百度外卖上线,资本涌入掀起烧钱补贴抢占用户的浪潮,行业快速扩张。2016 年后,资本退潮,行业竞争加剧并快速整合,饿了么收购百度外卖,阿里又收购饿了么,市场份额向美团、饿了么两大巨头集中。2019 年以后, 外卖市场基本由两大平台垄断。

“双雄逐鹿”格局已定。综合多家第三方机构的数据, 2018 年美团在外卖市场份额超50%,饿了么占比 40%左右。在线外卖行业目前已形成双寡头垄断格局, 市场份额已被两大平台收割殆尽, 剩余市场主要由肯德基宅急送等专属平台占据,新平台再进入已十分困难。 

美团份额强势上升。Trustdata 数据显示, 2019Q2, 美团的市场份额达 65%, 比 2017增加 19pct, 位居行业第一, 饿了么(含饿了么星选) 为 33%。

2、美团迈向超级平台, 阿里收购饿了么进军本地生活

美团能够成功突围,在于牢牢把握住生活服务类平台的三大核心竞争力——用户、商户与配送体系。1)用户上:一站式生活服务平台有效聚集高粘性用户,并通过外卖会员体系提高使用频率;2)商户上:地推团队高效整合商户资源,为商家提供餐厅管理系统和供应链解决方案,增强商户粘性;3)配送上, 自有配送网络完成平台即时配送的90%,配送密度与效率行业领先。 

美团一站式生活服务平台获客优势明显。通过整合外卖、 团购、单车、酒店、交通票务等服务,打造一站式生活服务平台,多种业务交叉联动,共同汇聚高粘性用户。而饿了么以外卖以及衍生的生鲜、商超配送为主业,缺乏与更多业务的交叉互动,在用户粘性与维持能力上不及美团, 2019Q2 美团 APP 用户留存率达 54%,高出饿了么 12pct。

会员补贴提升使用频次,增加用户粘性。会员本质上是一种定向补贴, 美团与腾讯视频和喜马拉雅推出联名会员售价 20 元/月, 包含 5 张 5 元无门槛红包,在基础红包用完后可以以 8 折购买加量红包, 加量套餐种类多、 优惠力度大,有效提升用户点餐频次。

饿了么会员优惠力度不及美团。 饿了么与淘宝合作推出 88vip 会员,内含饿了么年度会员, 淘气值满 1000 的用户售价 88 元/年,不满则 888 元,对淘气值大于 1000 的用户吸引力大,但淘气值达 1000 需要较长时间的购物、评论及互动积累。单从外卖会员权益来看, 饿了么会员包含 4 张无门槛红包,不含加量红包,只能以奖励金兑换,优惠力度不及美团。

地推团队高效整合商户资源,技术赋能商家。美团地推人员达 2 万多人,覆盖全国700 多个县及以上城市, 主动对接商家让推广更为直接有效。美团向商家提供 RMS厅管理系统和供应链解决方案, 提高商家运营效率,增加商户粘性。商家数量和类型增加能有效吸引用户,用户流量增大又能吸引更多商家, 二者形成良性循环。 

发达的即时配送网络提升用户体验。2018 年美团骑手达 270 多万, 日活跃配送骑手 60人, 承担平台约 90%的配送量。利用 AI 技术将配送时长控制在 30 分钟内,提升用户体验的同时也为美团拓展本地服务品类打下坚实基础。饿了么也有完善的即时配送体系,但从覆盖城市、 商户数量、订单密度来看, 效率不如美团。 

饿了么背靠阿里生态支持,迎来资源赋能。2018 年 4 月阿里全资收购饿了么, 并与口碑合并。借助阿里新零售体系,饿了么可以接入更多本地生活服务,而饿了么的即时配送体系也是阿里发展新零售的重要支撑。双方具有深度合作的基础,饿了么将迎来阿里生态的赋能。在这方面美团略显劣势, 缺乏外力支持,虽获腾讯投资,但持股比例仅为6.7%,腾讯对其支持力度远不及阿里对饿了么。 

3、未来格局仍存变数,主战场或转移至新零售

未来外卖市场将持续拉锯战格局,两大平台或将维持六四开的市场份额,对未来竞争格局的变化,我们判断如下:

1) 饿了么加入阿里后, 将在流量、资金、技术、商户资源上获更多支持,而美团在这些方面亦有较强壁垒,饿了么要短期突破也比较困难。阿里或将支持饿了么打补贴战,但由于补贴无法长期执行,难以撼动大格局。

2) 一二线城市渗透率已达阶段高点, 三四线市场增长较快, 相比饿了么, 美团在三四线城市更具竞争力, 市占率约 80%, 地推能力和多业务交叉导流的优势会继续保持。未来份额拉锯战升级, 预计美团依旧能占据头把交椅,或与饿了么维持六四分格局。

3) 新零售与外卖业务能够交叉赋能, 零售做好了会反过来推动外卖业务的发展。阿里将饿了么纳入新零售体系, 借助其配送网络构建 30 分钟本地生活圈。而美团近年也在加大生鲜、闪购的投入, 拓展本地生活服务场景, 未来新零售或成为两大平台竞争焦点。

阿里新零售全局拓展,美团以生鲜切入。阿里是新零售的先行者, 自 2016 年最早提出新零售战略以来,便开始了一系列的业务扩张,目前已形成包括快消商超、家具、家电等在内的新零售“八路纵队”。而美团自 2017 年开始布局, 以生鲜、药品、鲜花等品类切入, 目前形成小象生鲜、 美团闪购、美团买菜三大品牌。 

美团优势在于可将外卖优势复制到新零售。新零售与外卖有很多共通之处,美团可以将外卖业务的优势复制到新零售,包括发达的物流配送体系、高频业务互相导流、地推团队整合商户资源,为商家提供精细化的运营支持等,帮助其在新零售上快速站稳跟脚。

阿里强在品类覆盖与消费场景。 阿里以电商起家,入局较早, 业务类型更全面, 从商超生鲜到家电家装均有涉及;其次,阿里消费场景更加元化, 如盒马鲜生、 淘鲜达、天猫超市等,既提供超市购物又提供餐饮服务, 打通了线上和线下, 增强了消费者认知, 而美团主要以线上为主,线下布局较少。 

未来竞争尚存变数,美团仍有机会。当前阿里忙于与拼多多抢占低线市场用户,分散了与美团竞争的精力,为美团争取了更多发展时间, 但未来一定会与美团再战一场。美团以生鲜为切入口,拓展到商超、医药鲜花等附加值高的品类,能够以最小投入最大化地利用既有优势,随着美团在生鲜商超上逐步站稳跟脚,其业务边界会继续拓展,未来在新零售的战场上仍能与阿里相抗衡。 

三、 美团外卖未来的盈利展望与价值分析

1、 交易额与变现率同步提升,营销收入比重扩大

盈利模式:收入以佣金为主,成本以骑手为主。美团外卖收入主要来自:1) 平台服务和配送服务的佣金;2)广告营销收入。其中佣金占比在 90%以上, 2019H1 达 216 亿元, 广告营销收入占比不断扩大。而成本主要有:1)骑手成本;2)支付处理成本;3)雇员福利开支及折旧等。其中骑手成本占 90%以上, 2019H1 达 177 亿元。 

多因素驱动下, 外卖交易额持续提升。受用户数量增长、交易频次提升、平均单价上行等因素共同驱动, 2019Q3 美团外卖交易额增长 40%至 1119 亿元, 2019Q1-Q3 累计达806 亿元, 增长 38.4%,继续保持较快增速, 目前这些驱动要素将持续助力,尤其是用户数量和交易频次的空间还比较大。 

营销服务推动变现率提高。变现率=收入/交易额, 外卖的营销收入基本可以全部转化为收入,变现率接近 100%。近年来美团外卖营销服务收入增速明显快于佣金,使变现率稳步上升, 2019Q3 达到 14%的高点。随着平台促销作用逐渐得到认可,商户数量增多且相互之间竞争加剧, 越来越多的商户会选择营销服务, 有望继续抬高变现率。 

外卖收入增速维持高位。在交易额与变现率双重驱动下, 2018 年美团外卖收入增速达81%, 2019 年前三季度实现外卖收入 391 亿元, 增长 44%。随着外卖交易规模的进一步扩大,以及营销收入占比扩大, 带来变现率的提升,未来收入仍有较大增长空间。

2、 配送效率提升,成本端不断优化

骑手工资是决定外卖毛利率的关键因素。美团骑手分为专送骑手与众包骑手,专送骑手为全职, 管理相对严格, 配送美团约 68%的订单;众包骑手为兼职, 管理相对松散,配送约 22%订单, 剩余 10%的订单为商家自行配送。骑手工资普遍模式为:专送骑手为底薪+提成,众包骑手无底薪,收入全部来自提成。2019H1 骑手成本达 177 亿元,占外卖销售总成本的 93%。 

重在提升配送效率,提高订单密度摊薄单均配送成本。 节约骑手成本不是直接降低工资,而是提升配送效率。效率提升来自两方面:一方面,通过技术手段为骑手进行路线最优匹配, 智能调度系统高峰期每小时可执行约 29 亿次路径算法,有效缩短配送时间;另一方面,随着外卖市场的发展,商家与用户数量更多,密度更大,外卖配送半径缩短,单位时间内骑手送单量增加,送单密度提高后单均配送成本下降 。

订单密度增加有效降低单均骑手成本。 以表 8 中专送骑手且提成为阶梯提成情况为例,假设骑手每月工作 28 天,日均接单量从 30-70 单不等, 底薪 2500 元/月。经计算, 随着订单量的增加,单均配送成本能够被有效摊薄。

外卖毛利率逐步改善。 受益于规模与效率提升, 2017 年美团外卖毛利扭亏, 2019Q3利率达 19.5%,同比上升 3pct。未来随着用户数量和使用频次的增加,外卖交易密度会更高,骑手接单密度加大, 单均配送成本会继续降低,毛利率有望进一步改善。

3、外卖构建商业根基, 不可忽视的潜在价值

美团致力于打造“吃+Platform”的综合商业平台,之所以以吃作为基础,是因为它具有大众、高频、刚需三大特点,能够构建起足够大的商业底盘。而外卖作为“吃”的重要组成部分, 除了贡献不错的收入和利润外,还有巨大的商业价值, 支撑美团新业务不断探索与扩张,主要体现在如下三方面:

1)用户端, 高频业务带动低频业务,交叉销售节约流量成本。外卖是高频消费,能够自然形成流量入口, 培养高粘性用户, 为低频酒旅及新业务导流,目前美团 80%以上的酒店新增用户都是由外卖转化而来,高频带动低频的作用明显。借助外卖业务的引流作用和餐饮消费场景,美团商超生鲜以及新零售等业务都将受益,也为今后各项业务的拓展提供了海量的用户资源。 

2)履约端, 构建起全球领先的即时配送网络。 即时配送能力是本地生活服务企业的核心资产,美团全球领先的分钟级配送体系为其拓展本地生活服务类型打下坚实基础。当前即时配送需求远不止餐饮外卖, 而借助发达的即时配送网络,美团能以较低成本将本地服务拓展至更多场景。未来无论是在商超便利、新零售及上下游产业, 还是在商务即时配送领域, 美团都有强大的物流基础和先发优势。

3)商户端, 打造了强大的地推团队,覆盖长尾市场。美团地推团队在多年的业务实践中,已经形成标准化的业务流程和高效的运营体系, 能够直接触达线下的各类业态, 高效整合商家资源, 并在多种业务推广中实现规模效应和品牌输出。借助强大的地推能力,美团可以较快地进入其他商业领域并迅速整合商家资源,为未来业务版图的扩张提供了快速有效的支持。 

四、 总结

1、市场空间:居民餐饮支出增长稳健,对比发达国家有较大空间。外卖是对家庭做饭和外出就餐的替代, 2019 年二者合计约 13.23 万亿, 假设未来每周点两次外卖,行业规模可达 1.32 万亿, 相比当前有翻倍空间。目前外卖逐渐回归中速增长,但高于实物电商的增速,长期势头依然看好。

2、 渗透率:当前外卖渗透率约 49%,对比网上支付和购物还有 10%-20%的提升空间。未来城镇人口的持续增加将为外卖贡献增量用户, 预计将达 6.7 亿人, 相比目前有 40%的增长空间。此外 00 后逐渐成为消费主力, 也是未来外卖新增用户的重要来源。

3、 客单价:外卖客单价持续增长,目前已超 40 元, 消费升级会继续拉高客单价,表现为高端餐饮品牌入驻、消费者从吃饱转向吃好以及外卖从校园消费转向社区与商务消费。与此同时, 家庭结构小型化,使在家烹饪的成本越来越高, 外卖由单人消费转向家庭消费, 也推动了客单价的提高。

4、消费频次:目前主力用户每周 1-2 次, 未来外卖消费频次还会继续提高,主要由于:1)生活节奏加快让外卖成为快速用餐首选;2)外卖向全品类、 全时段扩展,正餐之外的下午茶、夜宵上需求旺盛;3)懒人经济兴起,消费观念变化。

5、 竞争格局:2009 年饿了么最早开始做外卖, 2013 年美团外卖上线, 经过数年市场整合,美团、饿了么“双雄逐鹿”格局已定, 当前美团在外卖市场份额约占 60%,饿了么占 40%左右。

6、 竞争走势:美团能够后来居上,原因在于其牢牢把握住生活服务类平台的三大核心:1) 用户端, 一站式生活服务平台与会员体系聚集高粘性用户;2) 商户端, 地推团队高效整合商户资源;3)履约端, 配送密度与效率行业领先。饿了么融入阿里后成为其本地生活重要分支,双方实力接近, 短期或维持六四格局。

7、 未来变数:外卖与新零售能够交叉赋能, 阿里将饿了么纳入其新零售体系,目前已形成快消商超、家居家电等多品类、多场景覆盖。美团以生鲜、药品、鲜花等切入,打造出闪购、买菜等即时配送业务, 将外卖优势复制到新零售。未来新零售或将成为美团与阿里的主战场,其结果可能会反向影响外卖格局。

8、美团外卖收入端:主要来自佣金和营销服务, 佣金占 90%以上,营销收入占比不断扩大。受益于用户增长、交易频次与客单价提升, 2019Q1-Q3 外卖交易额达 2806 亿元, 增长 38%。未来随着用户基础、客单价与交易频次的提升,以及越来越多的商家选择营销服务,外卖的交易额、变现率和收入均有望进一步增长。

9、美团外卖成本端:以骑手工资为主, 受益于规模与效率提升, 2017 年美团外卖毛利扭亏, 毛利率持续提高, 2019Q3 达 19.5%。未来随着交易规模增长,骑手接单密度加大, 单均配送成本会继续下降,毛利率有望进一步改善。

10、 潜在商业价值:外卖作为美团商业大厦的根基, 除了报表上贡献收入利润外,还有巨大的商业价值, 支撑其边界不断扩张, 主要表现为:1) 用户端,高频业务带动低频业务,交叉销售节约流量成本;2) 履约上,构建起全球领先的即时配送网络;3) 商户端,打造了强大的地推团队,覆盖长尾市场。

风险提示: 

1、 宏观经济波动, 影响居民消费支出;

2、市场竞争加剧,阿里投入更多资源与美团竞争;

3、 新进入者颠覆现有技术、模式; 

4、业务扩张不及预期,拖累公司现金流;

5、劳动力成本上升,影响盈利能力。 (来源:招商证券 文/梅林 李秀敏 编选:网经社)

2月17日,网经社宣布启动“春雨行动“计划,出台三项举措:首推“全国中小电商扶持计划”、启动“抗疫情 护消费电商消费专项调查”、上线“新冠肺炎物资供需发布公益平台”。加之此前“百家电商抗疫播报行动”“疫情大数据查询平台”,形成了从资讯播报、数据查询、物资对接、扶持政策、专项调查等“五位一体”全方位的综合服务体系。涉及电商包括京东、拼多多、苏宁易购、唯品会、网易严选、蜜芽、贝贝、寺库、途虎养车、阿里巴巴等零售电商;携程、同程艺龙、马蜂窝、滴滴出行、美团、饿了么、哈啰出行等生活服务电商;wish、亚马逊、eBay、敦煌网、考拉海购、洋码头、行云全球汇等跨境电商,及国联股份、慧聪、一亩田、卓尔智联、盘石等产业电商。

【版权声明】秉承互联网开放、包容的精神,网经社欢迎各方(自)媒体、机构转载、引用我们原创内容,但要严格注明来源网经社;同时,我们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将版权疑问、授权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law@netsun.com,我们将第一时间核实、处理。